-

阮羲和做夢也冇想到就特麼真的那麼巧!

但是,這種時候越慌越容易出錯!

她輕輕撚轉了一下棒棒糖,帶著卡地亞戒指的手指不著痕跡地做出菸民該有的小動作,大大方方地跟對方打了個招呼:“heybro!Socool!”

低啞的煙嗓迷人極了,不抽個十年八年可出不來這效果。

成熟中不失煙火氣的嫵媚,聽著像三十來歲的已婚蜜桃婦女。

阮羲和拿出手機,044已經幫她切了小號,遞出一張二維碼,熱情地問對麵無臉男要聯絡方式。

這一看就是那種玩的很開的女人。

對方眼神裡其實是冇有什麼情緒的,但是阮羲和能察覺到對方對她這種“孔雀開屏式的求偶式搭訕”厭惡極了。

果然,下一秒,對方就升起了窗戶,彷彿多看她一眼都覺得bt。

阮羲和內心越愉悅,這動作就越癡漢浮誇。

甚至還不甘心地敲了敲對方的車玻璃:“heybro?”

紅燈很快轉成了綠燈,對方一腳油門飛馳而去,活像後麵跟了病毒似的!

她低笑一聲,一扭頭,宓桓和圖瓦都盯著她瞧呢!

剛纔阮羲和開口說話時,他們甚至以為車裡真的有第五個人!

不過,這反差也太大了吧!

“阮,你真是一個神奇的女孩,不僅會花國功夫,還會變聲!”圖瓦由衷地感歎到。

“變聲很有意思,就練了練。”

宓桓和阮羲和一同坐在後座,也是看到對麵的無臉男麵具了,那一車人好像都帶著麵具,但是隻她一人跟對方撞款了。

手無意識放到口袋裡,指腹磨搓著木倉支上的玫瑰圖騰,低著頭,隻叫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緒。

一波人倒了好幾次車換了好幾次裝,分散著回到了一開始下榻的小旅館。

十分鐘後幾人退房往回走。

阮羲和是在出了關卡以後,才按下引爆器的

巨大的爆炸聲響徹整片區域。

熊熊的大火勾兌出來的濃鬱黑煙惹眼至極,一點點散佈至城市上空。

米德爾塞克斯縣並不算太大,引爆器威力斐然,以東郊倉庫為中心的方圓之內都能體驗到震感。

幾人的車子快速地在林間小道穿行,隻偶爾探出頭往回望一望那黑色的巨大蘑菇雲!

“查!給我查是誰乾的!”

“**!”

“查出來我要將真凶碎屍萬段!”

這一次無論是出貨方還是進貨方都被惹惱了,一個錢被偷了,一個貨被燒了,乾這事的人除了德,那真是啥都不缺啊!

以前交易一方出事,另一方可能還會覺得對方使詐。

這次冇必要,畢竟可能“監守自盜”的那一方,現在密碼箱還打不開呢,對方的老大正上演在線暴躁。

真丟錢的那種憤怒感是演不出來的,這人眼裡的惱怒都快溢位來了!

最後還是聯絡的廠家想辦法恢複了出廠設置,這纔打開的。

一陣風吹來,其中一個保險櫃被對方狠狠踢到在地。

箱子裡的紙幣飛了出來。

被風捲著飄到了空中,時不時有幾張糊到了一眾下屬的臉上。

紅紅的錢幣上赫然印著明晃晃地幾個大字:天地通用銀行

壹億元

囂張!太囂張了!艸!

好不容易被打藥的幾個兄弟醒了。

他們口供一致,紛紛表示,是一個帶著無臉男麵具的高高瘦瘦的男人將他們放倒,並拿走了保險櫃裡所有的錢!

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從哪裡弄來的打開密碼,和修改密碼權限,但是,絕對是他!

“一定是他們乾的!”

有人憤怒出聲。

“我們的車廂上有紅玫瑰,他們每次行動前都會提前留下紅玫瑰,告訴對手,被他們盯上了,一定是他們!”

“我們倉庫周邊還發現了這種武器!”

有人把銀色的雕著玫瑰的銀色小手木倉扔在桌子上。

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,可以看出來一個個情緒都很激動!

“查到了那邊路口的監控視頻。”

一夥人壓著心梗坐下看,冇一會,火氣就像現在的富士山似的,咕嚕嚕地想要往外麵爆!

“#{&$¥《 =*|《”

這一段大抵用了他們畢生中所學的罵人所有詞彙量,如果非要用花語來表達的話,彆的不說,含媽量極高!不僅問候了全家,還照顧了十八代祖宗!

偷錢點火也就算了,做壞事還對他們比中指,傻bi吧這群人,艸!

外麵濃煙滾滾,黑色的改裝路虎裡卻聲寂至極,冇有一人敢發出動靜。

男人低頭看著手裡的資料。

封檔首頁的名字赫然就是:阮羲和

他的手指很漂亮,又細又長,帶著幾分不見陽光的詭異蒼白感,手背上的青筋明顯極了。

指腹壓著紙頁,慢慢往後翻,眼神落在其中一張照片上,本想翻過,可眼神落在那枚微微閃光的東西上時,有片刻的凝滯!

目光來來回回地在她手上過著。

卡地亞滿鑽?

麵具?

女人?

他擰了下眉頭,登時合上資料,紙頁開合的聲音有些刺耳,男人聲音冷冽至極:“去馬塞州。”-